9月1日,全國第十屆殘運會暨第七屆特奧會在天津落⌒ 下帷幕。8天的時間裏,賽場上,殘疾人運動員們不☆屈不撓,挑戰生命極限的頑強拼搏精神震撼無數人的心。

  同樣帶給我們感動的是──這幾天刷爆朋友圈的公安河西分局馬場派出所民警李寶玉不※幸因公殉職的事跡。網友們在為失去這樣一位忠誠衛士感到〗扼腕痛惜的同時,留言表示,哪有什麽歲月靜好,只是有人↘為你負重前行。

  確實,為了保障一場體育盛會安全♂、順利舉辦,有5個夜晚,李寶玉是在駐地賓館的安保崗位上度過的。當參賽運動員、工作人員進入夢鄉的時候,他卻要打起→精神,在夜色中▂巡邏,守護這份祥和與安寧。

  若當時想的是自己,他或許還在我們身邊▃

  都55歲了,李寶玉本可】以拿年齡當成說辭,在安保中換一份不那麽累的任務,而他卻主動請纓,替下了比『自己年齡還大的老同誌。即使是自己身體出現異常狀況,他想到的還是別驚擾同事,忍著,直至再也堅持不住了,他才撥了電話,打給的卻是自己的家人。

  8月30日晚9點多,剛剛和同事交接完工作█、上崗不到一個小時的李寶玉,忽然感覺胸口一陣疼痛。他緊皺著眉頭大口地喘氣,一起執行任◇務的輔警鄧博文見狀趕忙詢問,“您怎麽了?要不要打120?”李寶玉看了看時間,擺了擺手說道:“都這個點兒了,別折騰了,若是叫來120,肯定有∮響聲,到時就〖影響運動員休息了。沒事,我休息一會兒就好。”

  可是,李寶玉的臉色越來越蒼白。鄧博◣文不放心,想給派出所領導打電話,派人送李寶玉去醫院,他的這個舉動又被李寶玉攔了下來,“所裏人手本來就▅不夠,別因為╳這點兒事麻煩大家。”沒過多久,除了胸口疼、眩暈,李寶玉開始嘔吐,他給兒子打了個電話,讓其將自己送到醫院。在等待兒子的時間裏,李寶玉仍然沒閑著,他囑咐鄧博文一定要提高警惕,有什麽事隨時聯系,“我要檢查完了沒什麽事,很快就回來。”

  在去往醫院的路上,李寶玉沒能兌▽現臨走時說的話。“父親剛上車的時候,跟他說話,還有反應,可是到後來,不管我怎麽喊他、推他,他也聽不見↙了,閉著眼睛……”回想當時的情景,兒子李辰忍不㊣住流下了眼淚,“父親被推進搶救室後,沒一會兒大夫就走了出來告訴我,‘人△送來晚了,要做好心理々準備。’等再見到父親時,他的身上已經蓋著白布。”

  在自己最難受的時候,想⊙的還是別影響工作,別因為自己給他人增添負擔。當時,若是李寶玉一心想的不是工作、不是別人,而是自己,或許,他現在還會在我們的身邊。

  寧願委屈∩自己,把方便讓給別人

  “他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寧願委屈自己,也要盡全力幫助別人,遇到苦☆差事,他會搶著領任務,把方便讓給別人。”李寶玉的離世,讓他的好搭檔馬場派出所民警程廣順倍感愧疚,“本來應該是我盯這個崗的,他跟領導說我年紀大≡了,要是我當初拒絕了這份好意,他也不會走得這麽突然。”

  程廣順比李寶玉大兩歲,平日裏倆人幹著相同的工作,可以說,他們是案件成功破獲的幕後工作√者,為當事人做傷情鑒定、到物價部門做贓物物價認定、調取案件相關信息等,這些都需要他●們跑前跑後。

  “我們的工作,外出居多,去什麽地方,本可以找單位申請車輛,可是寶玉覺得單位公務用車不多,若是ξ申請使用了,別人就得等著▼,萬一耽誤了出警、耽誤了破案,那可不行。

  因此,每次外♀出他總是騎著自行車、電動車,或是ζ 坐公交車。”最讓程廣順感動的是,兩人搭檔這大半年以來,他聽李寶玉說得最多的一句話就是:你歇著吧,我去。“其實,他身體也不『好,還總惦記著我……”一想到再也不能跟李寶玉一起並肩作戰了,程廣順心裏就非常難過。

  “居民需要什麽,你就做什麽”

  “師傅身體不好,都是年輕時太拼了,一心撲在工作上,加班加點、連軸∩轉是常事。”公安河西分局打擊犯罪偵查支隊五大隊民警李維回憶與李寶玉共事的經歷,心裏←充滿了感激。“當時我剛剛參加◤工作,和師傅分管▅一個社區,作為新人,空有一腔熱忱,根本不知道該如■何和居民打交道,都是師傅手把手教我。”李維說,每次下社▽區,師傅就會叫上他,路上隨便遇見一位居民,師傅都能叫出∞名字,而且居民們看見︻師傅就跟看見家人一樣親熱。

  “事後,我才知道,師傅之所以和居民們這麽熟,是因為他下功夫做功課。他宿□ 舍床頭擺著厚厚的戶籍簿,一有時間,他就拿起來看,誰家幾口人,什麽情況,他都知道,社區居民發生糾紛,他一出馬,準能讓雙方握手言和。師傅常說:‘別●把自己當民警,把自己當這片兒裏的居民,他們需要什麽,你就做什麽。’”果然,憑著師傅的“秘籍”,李@維不僅和管界的居民熟絡起來,也漸漸走進群眾的心裏。

  完成父親未竟事業,做一名優秀公安民警

  工作不分◥你的Ψ 、我的,只要我能幹,我就去;一聲令下,召之即來、來之能戰。李寶玉用行動感染著身邊的同事,也影響著同樣是警察的兒子。2017年10月,黨的十▓九大召開,安保任◥務在身△,李辰卻身處艱難時刻。剛剛出生的孩子因先天性心臟病一直住在新生兒重癥監護室,在小家≡與大家面前,他選擇了像父№親一樣,堅守在崗位上。

  從孩子降臨到離去,李辰沒能一直陪在孩子身邊,雖然他是父親》,但他也是一名公安民警,他說:“從我穿上警服的那一刻,父親就告訴我,要時刻記著,肩上的使命、入警的初心、頭上的╳警徽,做好甘於奉獻一切乃至生命的準備。如今,父親離開了,我會替他完成未竟的事業,做一名優秀的公安民警,為群眾安♂居樂業盡自己的一份力。”

  來源:天津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