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很多大學生來說,假期時間比較∴充裕,考個駕照也是給自己增加一項技能,未來找工作也許用得上。於是,大學生就成了一個“有本無車”的情況比較普遍的群體。

  沒想到,這居然會被不法分子盯上。在他們眼裏,這些涉世不∑ 深的學生手裏有的可遠不止是一個簡單的“本”,這個“本”上,更有12分。這些駕駛證,成了做“買分銷分”生意的黃牛眼裏的“富礦”。

  這並不合法的買賣到底是怎麽做成的?黃牛會面臨什麽樣的處罰?而對大學生們來說,除了不一定真能拿到的違法收益之外,還會面臨哪些風險?

  大學生成“賣分”主力,

  不僅“丟分”甚至遭欺詐

  今年10月,南京市交通管理局接到附近派出所的一起警情,稱有10名不同大學的大學生與買賣駕照積分的黃牛發生了肢體沖突。

  南京市公安局交管局的民警曾策力說:“這些大學生在網上新建賬號去跟黃牛聯系,把黃牛引誘出來進行打擊報復。釣魚引誘出來之後,發生了很多肢體上的沖突,這個黃牛跟詐騙大學生其實並沒有什麽關系,之前也沒有交集,他們就出於打抱不平的角度,出一下自己這口惡氣的感覺。”

  曾策力告訴記者,現在的黃牛組織已經告別了以往“單打獨鬥”的局面,形成了“有組織有紀律”的違法團夥。“買分消分”的市場需求很大,黃牛盯上了有駕照但沒有車的大學生群體,他們思想單純又沒有經濟來源,十分容易上鉤。

  曾策力說:“一部分是他們在網上和線下去廣發廣告,高價引誘受害人上鉤,那麽這些人是發廣告的一些人。另一部分是黃牛團夥裏,在網上進行聯絡的後臺人員,他們進行聯系,確定交易時間以及具體的分數、交易的金額等。”

  經過前期的廣告和中期的溝通之後,詐騙進入了實操階段。黃牛會派出線下的交易人員帶著賣分人去消分,同時,黃牛團夥中的美工也♀開始準備偽造轉賬圖片,同時為了掩人耳目方便逃離,還會雇一個網約車司機。

  曾策力描述黃牛團夥可︻能使用的手段:“告訴你,這個錢剛才已經轉過了,我把這個截圖發給你看,正常情況下兩個小時內就會到賬,今天你就回去吧。第一種情況沒經驗的,看到截圖了和真的一模一樣,也不會起疑心就走了。第二種那不行啊,我錢沒收到,我得等一等啊。遇到這種,黃牛一是借口上車駛離現場。二是去請一些五大三粗的、外表有威懾力的人,在旁邊去恐嚇你,說你想找事情是吧,錢都給你轉過了。”

  分消了,錢沒收到,這還是小事,曾策∮力提醒,黃牛一般都開車組織賣分人員消分,在處理過程中,賣分人員很有可能會受到其他不法侵害

  自認倒黴是對黃牛縱〓容

  抵制誘惑不做“馬路殺手”幫兇

  曾策力告訴記者,目前這類黃牛組織買分賣分的案件查處起來存在困難。因為買賣雙方都存在個人利益,雙方的行為也都屬於違法行為。即使被黃牛詐騙,權衡維權成本和維權收益後,大多數人往往會選擇自認倒黴。

  此外,法律對此類行為缺乏針對性的法條,違法分子違法成本低也是警方辦案的一大難點。曾策力警官稱,駕駛證計分的依據和來源是公安部的《機動車駕駛證申領和使用規定》,只能作為部門規章的一種管理手段,無法通過行政以及刑事手段去判定違法行為。

  曾策力說:“我們公安部門從治安管理處罰法的角度來對黃牛進行查處,第六十條提供虛假證言,幹擾、影響公安機關執法辦案。你在處理交通違法的時候,處理的人肯定問這起違法是你開的嗎,賣分的人肯定會說是的,你處理吧。我們是把黃牛定義為提供虛假證言的教唆犯來處理的。”

  如果按照治安管理案件來處理,那又會遇到一個困難,治安案件的辦理需要在24小時之內辦完,留置當事人不能超過24小時。曾策力說:“時間非常緊迫,如果一旦黃牛涉及的鏈條很長的話☉,你必須在24小時之內,把這五六個人找到,並把口供記下來,以及相關的網絡數據、手機通話記錄、聊天記錄都得固定下來,否則中間只要有一線斷掉了,你整個案件的鏈條就構不成,我們就前功盡棄,功虧一簣,所以說這∩也是目前黃牛案件執法辦案的一大難點。”

  對此,警方呼籲廣大駕駛員抵制誘惑,上當受騙後積極報警,維護良好的道路交通秩☆序。

  來源:新華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