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名110接警員,今年,是我接警▂的第8個年頭。粗略的算起來,我接警已經超過40萬起,平均每年超過5萬起。

  我記得剛上班時,因為要盡快ξ 掌握大量的接警規範用語來處理不同警情,就連睡夢中都在復習。我媽經常在我爸面前有模有樣地學我說夢話:“您好,110。”

  參加工作的第二年,閨蜜總是抱怨我——你真是越來越難約了。是呀!人家下班,我上班;人家上班,我補覺。

  參加工作的第三年,我師傅調侃我說,“曉靜呀,上班才幾年,怎麽橫向發展得這麽快?”我說:“師傅,您看看您剛從警校畢業的照片,咱們誰也別說誰。其實這就是傳說中的過勞肥。”

  參加工作的第四、五年,晚上下班等公交車時,我突然發現看不清遠處行駛過來的公交車的號碼了。去醫院檢查發現,原本不近視的雙眼視力大幅下降。大夫看我也不像是還在讀書的年紀,只好囑咐一句,少看電腦屏幕吧。但接警員在值守的時候眼睛是離不開屏幕上的地圖和文件的。

  參加工作的第六、七年,醫生告訴我,上班時別太☆懶,多站起來走動走動。你的脊椎都僵直了,現在這樣半邊身子麻木是因為已經壓迫了神經。我無奈地笑了笑,想到了早晚高峰時,接警員怕耽誤警情連上︾個廁所都要跑著去跑著回,這就是我們上班每天僅有的運動。

  我和我的戰友們上班一分鐘,在崗60秒,每一秒鐘都打起十二萬分的精神。老接警員常說,我們是“刀尖上的舞者”,你永遠不知道下一個接起的是什麽警情。有可能是打架殺人的警情;有可能是自殺警情;甚至有可能是電話那頭無端的辱罵。面對形形色色的警情,我們要在幾十秒的時間內,將每一∴起警情分析研判,正確派警處置。這不僅是對體力和腦力的雙重考驗,同時還要承受著巨大的心理卐壓力。

  雖然我只是坐在電腦間完成我的工作,但接警員絕對不只是傳話筒。我沒有像派出所民警那樣面對面地接待群眾,但我加強非警務知識的學習,可以在線上為群眾解惑;我沒有像交警那樣在路上的颯爽英姿,但我用一筆一本一地圖的學習方式,讓警情更快的處置;我沒有像刑警那樣直面窮兇極惡的歹徒,但我可以用話語挽救一條條鮮活的生命。

  多年來,我和我的戰友們,在各級領導的帶領下,用一步一個平實的腳印,默默踐行著對黨忠誠、服務人民的諾言。我們將自己的責任心融入到每一起警情中。因為我們知道,這部話機,將我們和這座城市的安寧以及千萬群眾的安危緊緊連在了一起。

  方寸接警臺是我們的戰場,一部響個不停的話機是我們守護群眾的武器,我們時刻準備著,用不渝的初心,不變的堅守♂,為建設更高水平的平安天津奮勇拼搏。

  今年同事們問我有什麽新年願望,我說:希望今△年的警情少一些,老百姓的快樂多一些,天津的治安越來越好。

來源:平安天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