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面錦旗來自南開區某醫學集中觀察隔離點的隔離人員。特殊時期,肆虐的病毒將人與人的距離拉遠了,離開◎了熟悉的住所,沒有了家人的陪伴,在無助與恐慌的等待期內,正是一些素不相識的〓逆行者,用關愛與溫暖,將@彼此的心拉近,為這些“離家人”驅逐了內心的陰霾。

  當一個新名詞“新型冠狀病毒々肺炎”的突現,

  當城市的運轉被按下了暫停鍵,

  當足不出戶取代了傳統佳節的團圓相守,

  太多逆行的身影成為了築牢疫情防控的生█命線。

  有這樣一支◣隊伍,每一名隊員都是共產黨員,每一名隊員都是公安民警,他們有著共同的名字公安南開分局應急≡處突隊。他們是常駐南開區集中醫學觀察隔離點的守護者,他們更是特殊時期保障南開市民的忠誠衛士。

  說起成立南開應急↑處突隊的初←衷,是為了隔離〇與已確診的新冠肺炎患者有過密切接觸的群體和個人。那時候,恰恰是疫情席卷全國的初期,面對一切的未知,處突隊的隊員以不怕犧№牲、不怕困難、迎難而上的南開公安精神主動請纓,奮戰在抗擊疫情的第一線。  

  “隔離點”三個字聽上去不╳免令人恐慌,因為這裏居住的都是確診病例的密切接觸者,危險系數高╱,感染風險大。隊員們︼深知一旦入駐,便都成為了♀高危人群。即便如此,隨著疫情的不斷發展,隔離點也由2月1日成立最初的一個點位,增加至★如今的多個點位,隊伍成員也在不斷壯大。處突隊的任『務也隨之拓展至境外人員返津的接返工作,以及境外回津人▃員、疫區歸〓來人員的隔離工作。

  細細回想,“隔離點”內的生活已有兩個多月了。一批批隔離人員的入住解除、喜怒哀樂,隊員們都從旁見證並一路陪伴著。大家從寒冬走進了≡初春,從飄雪等到了花〓開。無數個燈火闌珊的夜晚,隔離房間內傳出的電視聲、音樂聲、家人的問候聲,也一次次觸動著這些錚錚硬←漢的心扉。正值當年的他們,都是家中的頂梁柱,他們是⊙丈夫,是父親,是兒子。

  來自公Ψ安南開分局特警支隊二大隊的民警╲王飛,是個典型的“藍白配”家庭,妻子是一中心醫院的護士,疫情當前,兩口子攜手抗疫,家中〒兩個年幼的孩子,以及患有重病的老人,只能狠心拋下……

  忠誠

  堅守

  公ξ 安南開分局情報技術支隊二大隊民警張慶浩,以及公安南開分局網安支隊民警張鵬,這對父子的身影也都同時出現在處突隊的◣陣容中,他們用行動譜◆寫著“上陣父子兵,‘疫’線共擔當”……

  有的時候,隔離點的工作是枯燥的,一個班次8小時下來,只有值守;有的時候,隔離點的工作又是充實的,因為總會有暖心的↘故事發生。

  王安寧、金磊駐守的點位,正是文章最初贈送錦旗的點位,在這裏駐守的民警與醫護人員互相聯動、配合默契。由於疫情的特殊性→,境外回津人員Ψ 的家屬都不能到機場接機,取而代之的只有隔離點的民警和醫護人員,“回津”第一眼見到的“親人”也都是這些穿著隔離服的逆行者。作▃為民警能夠給予他們的便是噓寒問暖,溫暖關懷,以盡快驅散他們內心的無助與不安。

  王秭添駐守的點位,有一位從美國探親返↙津的陳先生。說起這位陳先生,已經60幾歲了,春節前本是到美國探【親的他∞,因為突如其來的疫情,直到前段時間才回到國內,而且一下飛機就被轉」送到了隔離點,思鄉和念家之情令陳先生的情緒十分低落。得知陳先生的情況,王秭添決定去看望他。在醫護人員的指導與幫助下,王秭添穿上了專業的隔離服,帶上精心準備的水果,以及他親手熬制的小米蘑菇粥,走近了陳先生。

  在與王秭︽添推心置腹的交談中,陳先生打開心扉,連日來壓抑心中的苦悶得到釋放,倆人也互加了微信,隔離的日子①裏,二人成∩為了無話不談的朋友。眼看著解除的日子就到了,想到王秭添,老陳還真有些不舍……

  王曉赫駐守的點◣位,有一對從澳洲返津的老夫婦。也許是因為舟車勞頓,也許是因為∴陌生的病毒,從入駐隔離點的第一天開始,老兩口就出現了各ζ種“水土不服”。細心的王曉赫註意到這一點,也是主動聯系兩位老人,每天扮→演起了“兒子”和“心理醫生”的角色,從起居飲食到心理疏導,成為了王曉赫每天必做的事情。很快,兩位老人解除隔離的日子到了,新的問題又出現,“健康碼”的註冊令兩位老人犯起了難。他們※只得回到隔離點,找到了王曉赫。當他們從王曉赫的手中成功得到“健康碼”的那一刻,兩位↙老人痛哭流涕,這眼淚包含的情感耐人尋味……

  尹玉偉駐守的點位,有這樣一位默默無聞的“英雄”——周醫生。說起這位周⌒醫生,他是咱們天津某醫院的一位」醫學專家,春節前回湖北恩施探親的他,卻因為疫情駐足在恩施無法回津。天津援鄂醫療隊對口的幫扶點恰巧就在恩施,周醫生自願加入了天◤津醫療隊,憑借著恩施本土人的優勢,幫助天津醫療隊在恩施與當地醫療機構進行↓協調與對接。回津後的周醫生,主動駕車來到⊙隔離點進行隔離。因為周醫生來得匆忙,又是主動要求隔離,屬於計劃外的隔離人員,隔離①點立即啟動緊急調配方案,很快為周醫生安排了房間以及配餐。周醫生也從未提及自己的身份,對隔離點的工作人員更是謙和友☉善,直到臨近解除隔離,這位“英雄”的◆身份才被大家所熟知……

  王文虎承擔著境外人員返津的接返工作,津京兩地的奔波盡管辛苦,但是看到這些∴歸來的“親人”,那些苦與艱辛早已不知所蹤。在接回的親人中,有一些是海外的留學生,王文虎從這〖些孩子天真爛漫的眼神中,看到了無助與惶恐,回國的“接親團”裏沒有熟悉的親人,王文虎說他就是孩子們的親人……

  “疫情就是命令,責任∑ 就是擔當”,分局分管領導每天不管多忙,都要到各個隔離點“打卡”,每次巡視需要六、七個小時。雖然每天還有大量工☆作,但只▼要有時間,哪怕是下班後,也要到這些點位看看這些駐守一線的“孩子”們。戰疫兩個多月的時間,“打卡”的領導成為了大家越@來越離不開的“大家長”…… 

  病毒帶來的陰霾在逐漸消散。隔離點的窗外,微風拂動著早♀春的新葉,透過空隙望去,遠方的天空在漸漸變】藍……

來源:平安天津